威尼斯app官方

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澳門威尼斯app下载 > 军事 > 谍战之刀尖舞者

更新时间:2019-08-29 17:01:33

谍战之刀尖舞者 连载中

谍战之刀尖舞者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谁我分类:军事主角:章唯范轩杰

主角叫章唯范轩杰的小说是《谍战之刀尖舞者》,是作者谁我所编写的军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死而复生的乔某隐居某寺院四年,被其上司发现而重新归队军统,历经其在中共地下党任职的师长和好友被改组后的保密局频频追捕、追杀之后,毅然主动申领卧底,在与三任保密局武汉站的生死博弈中,充分展示其谍报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范轩杰的目光注视下,伊能庆子的双眸渐渐灵动起来。

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动物,在于其有思想,长个脑子是用来思考问题的。范轩杰的一句话说得极为精准,那便是,日本特工一旦被捕,其组织于第一时间将视其为“死人”,迅速切断与其的所有联络。即便你某日脱离敌方控制回归,遥遥无期的各类审查和来自同仁的蔑视,亦判了你“死刑。”

而范轩杰最为打动她的一句话,是她仍然可以回到国内,见到她的老父亲和年幼的弟弟。这样的诱惑力,尤其对于生来便依附家庭的传统日本女性,极难抗拒。

尤为让她心动的,是魔鬼般的梅方舟和温文尔雅的范轩杰两个人人格和人性的强烈对比。就好比一个人从冬天走进春天,他还愿意重新回到冬天吗?

于是,恰在这时,掐准她心思的范轩杰把她拉回到冬春交季临界点上。他甚至蹲到了伊能庆子的身前,望着她的眼睛说:“庆子小姐,我本应给你一段考虑的时间,可你知道的,是我的时间无多了,该到我必须出手的时候了。”

伊能庆子的眼睛刚开始还能和眼前这个英武“慈祥”、循循善诱的男人对视那么一会儿,在范轩杰住口的一刻,她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上仰脑袋向主忏悔了自己的懦弱,游离的目光重新放回到范轩杰脸上,似自言自语道:“我天生就怕鼠蛇类小动物,一看到它们,我的心就不由自已痉挛成一团要窒息过去。”

范轩杰温和的目光望进她的眼睛里说:“若你配合,至少在这里,我不会再让你看到它们,我保证。告诉我,你和你的组织是否在追踪一名日本男子,他的名字叫矢口相一?”

伊能庆子的脸上甚至带着一抹笑容点了点头。

“你们是打算生擒他还是杀了他?”

伊能庆子的双眸闪开了说:“原打算生擒他的,几次未果后,三天前,头说了,能擒则擒,反之杀无赦。不过,至少目前为止,这个愿景恐怕都难以达成。”

“为何?”

“这个人太老到也太狡猾了,好像一直在跟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我有时甚至想,他要跑早跑了。”

她的这个想法与范轩杰的思路不谋而合。

“你们追踪他多长时间了?”

伊能庆子回忆着说:“我是九月份接到命令从重庆赶到南京的,接受任务后,辗转苏州扬州安庆宜昌直到这会儿到了这里。据说之前我们这个小组七月份就组成了,就只做这一件事。”

范轩杰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前后长达近半年的时间,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一直未抓获他?”

伊能庆子摇了摇头说:“这个不好说。给我的感觉,矢口相一一直玩的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的战术。经常是他脱离我们的视线好长时间,却于某个时刻忽然现踪,像是吊着你的胃口一样。”

“你们是如何判定他的这种战术或称之为行为的。”这或许是范轩杰最终的目的。

“我们一共分为四个小组,具体人人数不详。由于初期矢口相一便表现出一种飘忽不定的行踪,头就拿出一个针对性的方案,就是在矢口相一活动区域周边形成一个半包围圈。或者他难以逃离这个范围的缘故吧,也或者是他不为人知的某个策略所致。”伊能庆子此刻的表述有些犹疑,或许因为无法确定之故。

但范轩杰的观点则倾向于后者,他同意庆子的判断——是矢口相一不欲人知的某种策略。

伊能庆子接下去的话更坚定了他的这一判断,她说:“直到今天,准确地说,三天前,我们的头一直为之大伤脑筋,所以才放弃了活捉的念头,头说......”

“你们的头是谁?”范轩杰突然问道。之所以“突然”,是他突然意识到矢口相一的这一对策,或许与这个“头”相关。

“这个......”伊能庆子似乎被问着了。“我从未见过他。出于好奇,我也曾问过同组的组员,均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什么意思?”

“他从来只通过电台下达指令,但感觉他就在我们身边,似乎比矢口相一更为神秘,至少我们还知道矢口相一曾经潜伏于本部,任职高级情报官,出卖了本部大量的绝密情报。”

“他怎么暴露的?”这一问,是范轩杰欲核实“栀子花”的汇报。

“因怀疑而设置了一个圈套,具体详情头未透露。他成功逃脱后,头就一直在追踪他。”

“他是一个人吗?”

“据头说,至少还有一个下线,一个女联络员,我们从未见过。但根据某些迹象,他的身边的确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作为他某一时段的掩护。一个单身男人最易引起人的关注和怀疑。但同时也说明,他一直在刻意保护这个女人,否则应该为我们所掌握。”

“可是据我们的线报,他的身边应该不止一个人。”

庆子点了下头说:“在安庆,我们曾捕获过一个。据他交代,他是你们军统南京站某个小组的,奉命保护那位女联络员。奇怪的是,他并不知道矢口相一这个人的存在。”

这个情况范轩杰是知道的。“血蔷薇”牺牲后,矢口相一与“栀子花”接上头,曾向她建议,她的组织对他的下线必须采取相应的贴身保护措施,一旦失联,再接上头很麻烦,会造成情报衔接上的缺失。军统南京站很快便采纳了这一建议,特意为“栀子花”成立了一个保卫小组。若非如此,六月的那次接头行动,矢口相一和“栀子花”难逃被捕的厄运。

对伊能庆子的审讯,到此暂告一段落,很成功,范轩杰得到了他迫切需要了解的情况和相关线索,对他下一步有针对性的部署大有裨益,矢口相一的回归似乎指日可待。

伊能庆子亦意识到自己的作用基本结束了,提出了三个请求,一,她不愿回到原来的牢房,想想都后怕;二,可否对外宣称,她已自戕殉国,一俟回国即便审查,也难以给她扣上叛国的罪名;三,制造一个让她逃脱的机会,即便组织不容纳她,她可自行归国,不致屈辱后半生。

三个条件,范轩杰通通都答应了她,但也对她提出了一个条件。

小说《谍战之刀尖舞者》 第018章 柔之降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