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app官方

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澳門威尼斯app下载 > 军事 > 抗战女兵王

更新时间:2019-08-29 10:34:33

抗战女兵王 连载中

抗战女兵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异想天开吧分类:军事主角:夏君如冯洛明

主人公叫夏君如冯洛明的小说叫《抗战女兵王》,是作者异想天开吧创作的军事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毕业于东京大学的将军之女夏君如,因为主张抗日的父亲被当局处决,侥幸从南京流亡到临江一所教会大学隐居,与同为共产党员的校长助理冯洛明一见钟情。抗日烽烟起,冯洛明为护校壮烈牺牲。急于复仇的夏君如,在战斗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不是因为日本人的入侵,日本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生、美丽的将军之女夏君如,可能会一直陪伴着父母,住在风景如画的秦淮河畔,每天开着车到中央大学医学院上班,然后恋爱结婚生子,幸福宁静地度过一生。

然而谁会想到,战争说来就真的会来呢?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两个古老而宁静的美丽国度,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特别是在日本待过几年的夏君如,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了一定的感情,对这种变故尤其不可理解,难以接受。然而历史总是在人们的这种纠结中写成的。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震惊世界。也就在这一个月,日军大队人马南下,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抗日战争开始。

1937年9月,南京,一个清冷的深秋午后。

一辆美国产的灰色别克轿车,飞速奔驰在南京城里。开车的正是夏君如,中央军训部特种作战教官夏安民将军的女儿。坐在她身边的,是将军本人。他们沉默不语地穿过街市、城垣、湖畔,来到城市郊外,然后沿着静静流淌的扬子江一路向东。他们脸上的神情沉重,仿佛此行穿越一辈子一般漫长。

另一辆挂着青天白日旗的黑色军用轿车,以同样的速度跟在他们的车后——等待着这父女俩的,是一场看似宁静的追捕和肝肠寸断的生死诀别。

汽车在金陵大公墓前停下来,夏君如跟在父亲身后,快步走进了墓园。

在母亲的墓前,父亲顾不上去看墓碑上刚镶嵌上去的照片,他取下金丝边眼镜吹了吹灰尘,强作微笑地对夏君如道:“孩子,军统的人,已经盯上了我一些日子了。这一次,我可能真的会有一些麻烦,因为高层早已对我们这一帮联合派的人忍无可忍了,有人连诛九族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可是,我宁死也不会向他们低头......下一步,你就按我的安排,悄悄离开南京,到湖南老家去找我的好朋友汤志高叔叔。他在那里的一所大学当校长,你暂时在他的学校里教书吧。我的宝贝,今后,你就留在湖南,好好地过日子,没有我的通知,不要回南京来了,不要太声张......”

尽管父亲强装镇静,然而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无可遮掩的寒意,令夏君如不寒而栗。“爸爸......妈妈......”她不禁失声痛哭。

父亲在泪眼中将两样东西交到女儿的手上:一支瓦尔特牌手枪和一小盒子弹、一张绘制在道林纸上的故乡示意图。

“我亲爱的孩子”,父亲眼睛盯着枪说,“你母亲已经去了,你知道的,她跟我一样,也是宁死要坚持自己的信仰。我本来也想用这把枪结束自己的生命,追随你母亲而去的。可是我们老夏家祖祖辈辈没有自杀的习惯,只有在一切艰难困苦中坚强活下去的传统!再加上还有你,我亲爱的女儿,所以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好好地活下去,活下去......”

那张地图,是父亲亲手绘制的,他生怕自己没有回过老家的宝贝女儿找不到回家的路。图纸上,从南京逆长江而上,经江阴,汉口,至长江中游,赫然可见“城陵矶”、“临江”的字样。

他们的车在驶离公墓时,被等在门口的那辆尾随车堵住了。车上坐着来自军统南京站的施鹤年将军,驾车的是他的助手——面容冷峻的“独眼龙”马康伯上尉。

夏君如把目光投向父亲,只见父亲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地走下车来,朝车上下来的军统打招呼:“嘿,施来了,在我跟你们走之前,我想向你——我的老同学——提一个要求......”

施鹤年微微点点头,神情像冻得铁紧的冰凌。

夏君如听见父亲口齿清晰地讲:“我对我所做过的一切事情承担责任。死亡对我来说早已不是什么可怕的问题了,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信奉自由与生命价值同等的说法,没自由,毋宁死。可是,施,施将军,孩子是无辜的啊。我希望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女儿,我若也像贱内一样。。。。。。有什么问题,她就是我们老夏家唯一活着的人了。”

施鹤年低头想了想,再次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将军接着说道:“施,老同学,请你亲自把我女儿秘密送出南京,把她送到我的家乡湖南去。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苛刻,但我相信你能够做到。同时,作为回报,我把我所有的财产赠送给你。房契、财产清单和赠送文书我已经交给了律师......”

“好......吧。”虽然神情有些为难,可是施鹤年还是表态说,“既然是老同学,那么你的一切都由我暂时代为管理。放心,你的唯一继承人永远是你的女儿。”

“孩子”,父亲转向夏君如,“你快过来谢谢你施叔叔。”

“嗬......”天生丽质、丰腴白皙的夏君如从车上下来,站到父亲的身边时,两个军统轻轻地惊叹一声,怔住了。人世间竟有这样漂亮的女子!这怎么可能?只有传说中的大美人西施,貂蝉,杨玉环,才会拥有这样一张天仙般的面容、性感而又完美的躯体......

夏君如跟两位来客打过招呼,道了谢。

施鹤年说:“不用管你们的车了,我会处理的。孩子,上我们的车吧,我们还得赶路。有一条外轮马上要离开南京,时间不多......”

上车之前,父亲再一次把女儿拉到一旁,小声说:“君如,我的崽崽,待会儿上了军统的车,我们就不能交谈了。请记住爸爸给你的最后一句话:人生是美丽的,也是最宝贵的,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都要坚强而快乐地活下去......”

“爸爸,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夏君如大声哭了出来。

汽车在启动,父亲大声道:“放心吧孩子,我会的,我一定会为了你而活得好好的......”父亲这句话,既是说给女儿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更是说给汽车前排座位上两个军统听的。

汽车迅速离开了公墓。父女俩共同走过最后的路程之后,将在下关大码头分手。一路上,夏君如默默垂泪。不久前母亲饮弹离世,如今又要和父亲别离。孤苦无依的她,从此将恍若茫茫大海中一叶飘篷,完全不知道等待她的未来是什么,不知道命运将把她抛向何处......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到,在汽车的后视镜里,有一只独眼,一只有着白色睫毛的可怕眼睛,灼灼的目光像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剑......

从南部的秦淮河畔到西部的下关大码头,区区十来公里,宛若经历了万水千山。夏君如紧紧依偎在父亲的怀里,握着父亲的手,久久地不肯松开......

从上海开往重庆的英国货轮伊丽莎白公主号,在浩荡的大江上逆水而上,日夜兼程。一周以后,夏君如在一个名叫城陵矶的大码头上,独自走下货轮高高的舷梯,随即又登上汤志高校长接到电报以后专门来接她的机帆船。

机帆船立即突突突地从三江口驶入烟波浩渺的洞庭湖。

与汤校长一块来接她的,一个是校长助理冯洛明,另一个是临时被汤校长叫来开船的杂役赵大勇。

坐在简陋的船舱里,忧郁中的夏君如惊讶地发现,这三条汉子,都生得高大魁梧,面容英俊,仿佛跟父亲的那些特战队员一样,都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一斩齐。她想:“白沙湾这地方尽出美男子吗?”

柴油机开到了最大马力,声音震耳欲聋,他们一路无话。

机帆船在临江城外的洞庭湖上行驶了半个小时,在白沙湾滨湖大学的小码头前停下来,顺利结束了夏君如流亡之旅的漫长行程。

白沙湾真是一个让夏君如颇感意外的好地方。这里离临江城只有五公里,洞庭湖滨的一片丘陵地,大学城,醉人的绿色像医学院一样幽静。除了琅琅的读书声,终日里都是不绝于耳的鸟啼,追着湖上风帆嬉戏的悦耳鸟啼。偶尔,会有一列绿皮或黑皮的火车,从校门前的粤汉铁路上驶过,留下一长串白烟和汽笛声。

到达白沙湾的最初几周时间里,夏君如一直处在一种提心吊胆、惊悸不安的状态里。工作上她很肯下力,跟同事和学生们的关系也处得不错,胃口也还行,可就是晚上睡不踏实。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一个流亡者的滋味,她总是感到会有可怕的事情随时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恐怖的阴影,像一张巨大的网,高高地张在她的头上,随时可能撒下来,将自己牢牢网住,让自己无处可逃。

阴影确实存在,这不是幻觉,也不是猜想,所有的报纸都登载得清清楚楚,无线电也有播送——

想活下去的父亲,还是很快就死了!正像父亲在下关码头与她悄然告别时对她讲的:“君如,爸爸是不愿意死的,我跟你讲过多次,咱们老夏家没有自杀的习惯!如果爸爸遭遇不测,那绝对是当局的卑鄙伎俩!”

年轻的夏君如对情况一清二楚:父亲是被当局以颠覆政府罪公开枪决的,仅在父女俩分手三天之后就被执行,连审判的程序都被省略了......

让夏君如在伤心之余震惊的是,父亲的好友、抓捕父亲、放走自己的军统南京站施鹤年将军也死了。罪名一是作为夏将军的同学兼好友,没有向南京政府提供任何有关夏安民案件的线索;二是亲自帮助将军的女儿夏君如逃离了南京;三是收受了夏安军将军的巨额财产贿赂,包括夏家那辆灰色别克轿车。

如果不是这位心里还保有正直善良、看重友情的黄埔军官,顶着空前巨大的压力亲手把自己送上伊丽莎白公主号,自己也可能落于当局之手,性命难保!然而为了忠于友谊,施将军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义士啊!纷乱的人间,竟然还有真情在!

举报施鹤年叔叔的,却是他的助手马康伯上尉——那个随同施叔叔来逮捕父亲的独眼龙!夏君如见过一面的、一个长着可怕的白色睫毛的独眼人,那个一直在暗中色眯眯偷窥自己的家伙,很可能是多疑的领袖安插在施叔叔身边的一个眼线......

中央广播电台的记者玛丽小姐在采访“大义灭亲”的马康伯上尉时,把一切都公之于众了。夏君如在到达白沙湾一个礼拜的时候,通过所居校长楼里的报纸和无线电了解到了一切。

令她心里十分不安的是,那个马康伯,在接受玛丽小姐采访时,以一个爱国者的口气,铿锵激昂地宣布:“帮助叛国者的人,自己无疑就是叛国者,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我一定要亲手把逃亡的日本特务缉捕归案。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可以背叛我们伟大的党国和领袖......”

白沙湾虽然离南京已经相当遥远,也相当僻静,可是无线电波却让二者的距离宛若近在咫尺。叛国者?逃亡的日本特务?这不就是指的我吗?而我只是在日本上过几年学啊。。。。。。马康伯的话,玛丽小姐的报道,被广播电台反复播放,虽然信号不稳定,时断时续,却让夏君如感觉到黑暗的夜空中,有一双阴沉的眼睛始终在追踪着自己。

她有很多个晚上睡不好了。重重的心事,总是令她睡一会醒一会,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混混沌沌的,熊猫眼圈也开始在她美丽的脸蛋上呈现出来。

小说《抗战女兵王》 1、 流亡的抗日将军之女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搞笑小说
  3. 重生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